贵宾登录

拜登步履维艰,表面上是因为面对四个相互信任为零的政党,实质是

日期: 2021-11-14 00:09
html模版拜登步履维艰,表面上是因为面对四个相互信任为零的政党,实质是美国模式的失败

美国弗吉尼亚州11月2日州长选举,共和党在这个所谓民主党的“蓝州”赢得选举胜利。这预示美国民主党明年11月国会中期选举很可能面临失败。

拜登在事后的评论中说,民主党在弗吉尼亚的失利是因为人们对现实不满,对美国将来怎么发展心存疑虑。他说如果他的投资计划通过的话,人民有了方向,民主党在弗吉尼亚就可能会赢。

然而问题是,既然拜登的投资计划对美国如此重要,为什么拜登执政已经十个月了还未完全通过?是拜登的计划本身有问题,还是美国政治制度本身的运作出现问题?

围绕拜登的投资计划,民主党和共和党以及民主党内部的博弈非常激烈,这些激烈的博弈导致拜登的计划以令人眼花缭乱的方式不断地变更。简单梳理一下,今年6月民主党和共和党就1.2万亿美元基础设施计划在参议院达成协议,但美国民主党进步派得寸进尺,要把这1.2万亿的基建投资和囊括 家庭福利和气候变化的3.5万亿预算案联系起来共同立法推动。八月,美国民主党占多数的众议院通过了3.5万亿的预算案,一时间似乎民主党进步派占了上风。但这个3.5万亿预算案在参议院审核上遇到了大麻烦,而麻烦并非来自共和党而是民主党内部的温和派参议员。

美国产煤大洲西弗吉尼亚的民主党温和派参议员曼钦为了保护本州的煤炭工业,反对拜登的清洁电力投资计划,要求将3.5万亿的规模压缩至1.5万亿。同时曼钦等民主党温和派议员要求把1.2万亿的基建投资计划和社会福利和气候变化投资分开,但民主党的进步派坚持要把这些议案捆绑起来。 民主党内部的对立直接使得整个民主党投资计划陷入僵局。

此时拜登因为阿富汗撤军和美国通货膨胀持上扬等一系列不利因素而支持率急转直下。急了的拜登希望在他前往格拉斯哥气候大会之前在民主党内达成协议。为此拜登在10月28日的讲话中把3.5万亿投资计划腰斩到1. 75万亿,但曼钦等仍然表示不予支持。

针对拜登执政上的举步维艰,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说今天的民主党实际上是两个政党:以参议员桑德斯为代表的进步主义派和以参议员曼钦为代表的温和派。双方在国会的力量和影响力不差上下。这两派有不同的议程和政策则重点,进步派桑德斯公开表示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进步派的四人小队第一要务是要向大公司和富人征收更多的税,推出更多的福利计划和更激进的环保计划。

共和党同样也分成两块。传统意义的共和党仍然希望通过传统渠道推进议程,但这种老派共和党受到新兴的以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为标志的特朗普共和党的挑战。目前温和的民主党人和传统的共和党人都不再能控制局面,当下拜登政府更像是一个由多个没有超过半数的政党组成的少数党联合政府。拜登实际上面对的是四个互相之间信任为零的政党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由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大政党主导的美国政治结构。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华尔街日报的另一篇文章试图从美国民众的基本信仰和身份认同这个角度来做出解答。

美国人的基本信仰和身份认同是什么?在过去的 12 年里,美国公共宗教研究所和布鲁金斯学会每年对此联手进行调查。新近发表的本年度调查提供了许多新颖和独到的发现。

大约 43% 的美国人和 63% 的共和党人认为非基督徒不是“真正的美国人”。62% 的共和党人表示,真正的美国人必须出生在美国。56% 的美国人和 78% 的共和党人认为真正的美国人必须相信上帝。

只有 29% 的共和党人认为 自1950 年代以来,美国的文化和生活方式变得更好。80% 的共和党人表示,美国有失去其文化和国家特征的危险,79% 的共和党人认为需要保护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免受外国影响。超过一半的共和党人表示,最近几十年来,他们经常觉得自己是美国这个国家里的外来人,陌生人。

对移民的态度是共和党和民主党的重大分歧点。82% 的民主党人认为移民为美国到来的高端人才和大量劳动力使美国更加强大,持相同看法的共和党人只有 32%, 65% 的共和党人认为移民是一种负担,从美国公民那里夺走工作、住房和医疗保健。71% 的共和党人认为,移民削弱了美国社会的价值观。

然而不要以为民主党铁板一块的支持移民和信仰的多元化和世俗化。调查发现民主党人中持保守派观点人的要比共和党人中持进步开放观点的人多。就真正的美国人标准而言,45% 的民主党人认为必须相信上帝,43% 的民主党人认同要出生在美国。33% 的民主党人表示美国有失去其文化特征的危险,37% 的民主党人认为需要保护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免受外国影响。

这项调查直击美国社会凝聚力最根本的问题,既什么是美国人,成为美国人的标准,美国应该如何面对移民,美国如何维护和发扬美国的价值观和美国文化。这些问题浮上水面表示美国社会的撕裂已经相当严重,解释了2020年美国大选为何如此激烈。因为大约一半的美国人不认为另一半美国人是真正的美国人,而是抢美国人工作和福利的小偷和骗子。这也解释了为何很多非美国出生的支持特朗普的华人,一时间竭力的证明和宣传自己皈依了基督教。

美国为什么从一个种族大熔炉变成一个种族分裂和意识形态对立的社会? 美国1980年代后执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与之大有关系。里根主义鼓吹小政府,实行投资和贸易的自由化,美国资本全球投资,建立国际性的生产采购,服务外包体系。美国制造业随之萎缩,美国经济脱实向虚,股市和房地产的急剧膨胀使得财富向极小部分的富人集中。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很多所谓的红脖子,成为美国经济金融化的牺牲品。

作为美国社会的左翼,美国民主党进步派一贯反对美国金融资本的一枝独大,他们发起占领华尔街运动,绿色环保运动,反对伊拉克战争,解救阿桑奇。但总的来说美国左翼的影响远远不及右翼特朗普共和党的影响。

特朗普反对全球化,打出美国第一的旗号。特朗普把支持金融资本和全球化的民主党温和派和共和党建制派称为金融资本的掮客,攻击民主党进步派为社会主义者,而把他自己打扮成上帝挑选的领袖来带领美国大众重建美国。

特朗普输掉了2020年大选,但特朗普现象的基础仍然存在。下面这篇刊登在华尔街日报,并在澳大利亚人报转载的讽刺拜登的文章,展现了美国和西方保守势力的强大,而且这种保守势力以为下层人民请命的方式出现,更具有鼓动力。下面是这篇文章的几个选段:“在过去的 50 年里,美国和整个西方发生了一场社会革命,在这场革命中,左派,他们曾经代表弱势群体,几乎完全控制了社会上层建筑。”这里的上层建筑指大学,媒体,推特,脸书等数字平台,好莱坞等等。

文章接着说“民主党领导人,支持进步主义的学术届、企业届和媒体大亨们就是这样一群人,他们受到优越的教育、与全球各国的精英组成强大的关系网,他们博学又占据道德高地。他们现在成为主人。如同罗马贵族、专制君主和极权暴君,享有凌驾法律的特权。”

“在COP26气候峰会上,这些精英的特权得到充分展示。政客、跨国公司CEO和环保组织领导人频繁地发出各种严厉的警告,要求人们为了拯救地球必须做出牺牲。然而大众已经见证了虚伪,拜登总统带领 85 辆大排量汽车穿越罗马,前往梵蒂冈去和教皇弗朗西斯郑重承诺抗击“气候危机。还有,成千上万的精英飞入格拉斯哥,他们在深秋的格拉斯哥住在温暖和灯火通明的酒店享用着一系列精心制作的食物,在人类会议历史上,从未有过这么多的人为这么少的人熏制这么多的鲑鱼。”

“伙计们,我们都有这种义务??对我们的孩子和我们的孙子孙女的义务,” 拜登先生上周在谈到气候危机时说。但是这些词需要仔细解析。在进步主义的辞典中,人称代词在不同的语境下是可以互换的,拜登所说的 “我们” 其实是指你们,包括那些失业的阿巴拉契亚州煤矿工人和需要支付大量取暖费的住在寒冷的中西部地区的家庭,你们要为应对气候变化而掏腰包付费。”

从这篇文章进一步思考,根本还是资本主义模式不对,西方二战后一时展现出的中产阶级快速发展是西方普世价值体系的锚。这个锚的最重要基础是西方殖民积累和市场技术优势。但到了全球化时代,资本在新自由主义的扶持下已经出现了要脱离美国这个躯壳的地步,资本的狂野扩张必然和广大的美国中下层人民的利益相对立,甚至和美国的国家利益对立。

按理说各国政府应该合作修理金融资本和垄断寡头,然而西方政治势力都把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神圣化,都不想从根本上动摇金融资本主义的根基,k8凯发最新网址。在社会动荡,民心不满的时候,美国政客们的对策要么是利用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滥发钞票,希望靠大水漫灌的经济刺激和以邻为壑的转嫁危机来渡过难关,要么通过对抗中国转移老百姓对社会弊病的关注,希望靠压垮中国来继续维护美国霸权。

然而没有制造业的支撑,滥发货币支撑起来的大基建势必引起通货膨胀。在内部矛盾尖锐的情况下,对外树敌也未必能渡过内部的难关。

相关的主题文章: